中國高校之窗 設為首頁|添加收藏|聯系我們
  • 調研顯示:多數企業對減稅政策的獲得感較高

中國高校之窗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調研顯示,多數企業對減稅政策的獲得感較高——

用更有力的改革和創新來降成本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董碧娟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調查顯示,一系列降成本政策持續發力,企業稅費、融資、用能用地成本等出現一定程度下降,多數企業對減稅政策的獲得感較高。但同時,人工、物流、原材料等成本仍保持一定上升態勢。專家表示,企業降成本要以更加徹底的要素市場化改革來應對——

企業成本到底降了多少?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實地調研19個省份200余家企業,并分析了12175份線上調查問卷。近日,相關報告正式發布。

調查顯示,一系列降成本政策持續發揮作用,企業稅費成本、融資成本、用能用地成本等出現一定程度下降,企業獲得感增強。但同時,人工、物流、原材料等成本仍保持一定上升態勢,要以更加徹底的要素市場化改革應對。

企業稅費下降成亮點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介紹,“近年來,各項降成本政策持續推進和不斷加碼,實體經濟尤其是制造業企業成本快速上升態勢得到有效抑制,企業總體負擔有所下降,生產經營狀況得以改善。尤其是得益于持續的大規模減稅降費,企業稅費負擔出現較大幅度下降,成為降成本政策的突出亮點”。

從此次調研情況看,多數企業對減稅政策的獲得感較高。超過六成樣本企業“企業納稅總額占營業收入之比”小于5%,即百元收入納稅不足5元。同時,94%以上樣本企業百元收入納稅不足15元。企業納稅總額占綜合成本費用之比的3年均值為2.48%,且呈逐年下降趨勢,從2016年的2.86%降至2018年的2.24%。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主任張學誕介紹,“調查顯示,市場主體將節省下來的稅費資金用于擴大投資、增加研發、雇傭人員等。以增值稅為例,樣本企業減繳稅額29.8%用于增加利潤,18.9%用于降低價格,17.4%用于增加研發,15.2%用于提高工資等”。

此外,企業也感受到用能用地成本增速明顯回落。調查顯示,過去3年實體經濟企業平均用電成本雖持續增長,但增幅明顯下降,從2017年的7.66%降至2018年的0.96%。2016年至2018年,實體經濟企業的平均用房用地成本呈現上升趨勢,但增速明顯放緩。

“近年來,各級政府不斷優化營商環境,取得了較大成效,制度性交易成本不斷下降。”劉尚希說。2018年,69.03%的樣本企業認為營商環境有所改善,比上一年度高出16個百分點;53.82%的樣本企業認為營商環境改善程度最大的方面是辦事程序優化和時間節省。

在企業融資成本方面,實體企業債券融資成本下降明顯。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封北麟介紹,2018年上半年實體企業債券融資成本較高,2018年2月份AA級5年期企業債券到期收益率為5.9%,半年期短融到期收益率為5.22%,中期票據為 5.91%。隨著2018年下半年債券市場政策放松,利率一路下降。今年6月份,企業債券、短融和中期票據到期收益率分別降至4.96%、3.46%和4.93%。

人工物流成本仍較高

調研顯示,企業人工成本、物流成本、原材料成本等仍在不斷上升。在人工成本方面,過去3年實體經濟企業的人均工資持續較快增長,年均增速達到8.37%。其中,東部地區年均增速更是高達9.22%。

在物流成本方面,2016年至2018年,企業戶均物流成本年均增長19.7%。分區域來看,中部地區企業戶均物流成本增長最快(增速為25.90%),東北地區企業戶均物流成本增長最慢(增速為12.28%)。

2016年至2018年間,國有企業戶均物流成本最高,3年均值為5637.06萬元;小型企業戶均物流成本最低,3年均值為429.38萬元;中型、微型企業戶均物流成本處于中間水平。分行業來看,除租賃和商務服務業下降外,其他多數行業戶均物流成本呈上升趨勢。樣本企業普遍認為,人工成本增加是導致物流成本上升的首要因素,其次還包括燃油價格上升、車輛保養維修費用上升等因素。

原材料成本是決定企業盈利水平和市場競爭力的重要因素。過去3年,實體經濟企業戶均原材料成本年均增速高達17.68%。從區域來看,戶均原材料成本增長最快的是東北地區,相應增速為29.59%;東部地區企業戶均原材料成本增速最低,為14.84%。相對而言,中西部地區企業戶均原材料成本增速處于中間水平。

分行業來看,除倉儲業外,大部分行業企業戶均原材料成本呈上升趨勢。2016年至2018年,批發業戶均原材料成本最高,3年均值為49878.30萬元;物業管理業戶均原材料成本最低,3年均值為257.90萬元。

改革創新是根本之道

劉尚希認為,“政府直接降成本和政策式降成本側重于‘減負’,即依據明確的政策工具或政策導向,實現企業各類成本負擔的直接下降。政府間接降成本和改革式降成本則更強調‘創新’,即要充分發揮政策引導市場、市場引導企業、政府帶動企業的功能,通過政府、企業兩方面的創新,實現成本結構長遠、持續的合理安排。當前,降成本要盡快轉向政府間接降成本和改革式降成本的方向。”

“經濟高質量發展意味著高技術、高人力資本投入,自然伴隨著成本增加。創新是降成本的前提,能夠持續提供降成本動力。”劉尚希說,降成本創新主體包括兩大方面:一是政府的創新,二是企業的創新。政府創新是在前期政策性降成本基礎上,進一步推動改革式降成本;企業創新則是加大創新投入,致力于提高核心競爭力。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財政與國家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趙福昌認為,“下一步,應在推動‘放管服’改革向縱深協調發展、繼續提升行政效率基礎上,根據各地實際,結合各地產業特征和區域優勢,通過打造和提升產業鏈,推動產業集聚和效率提升,降低企業成本,為企業發展創造良好的外部環境”。

“應繼續大力完善和探索發展多層次多渠道的融資市場體系,全面提升科創型企業股權融資的服務能力,同時加快培育和壯大一批有實力、有戰略眼光的長期機構投資者,完善創投退出機制,降低融資成本。”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財務與會計研究中心主任徐玉德說。

《政府工作報告》在部署今年工作任務時,提出降低貸款成本、明顯降低中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成本、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低制造業用電成本等任務。日前公布的《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則以法律形式固定了“著力提升政務服務能力和水平,切實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低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綜合融資成本”“優化簡化通關流程,提高通關效率,清理規范口岸收費,降低通關成本”等多項降成本措施。

中國高校之窗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中國教育電視臺特約合作網站
中國高校之窗  京ICP備12005367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

彩票预测网